阴降于岁半之后下半年秋冬是主降落的

[    发布时间:2016-10-14    浏览时间:2019-09-07]

  历代西医医治阳虚、阴虚都是使用补法,唯有黄元御说:“四象即之起落,即中气之沉浮。分而言之,则曰四象,合而言之,不外。分而言之,则曰,合而言之,不外中气所变化耳”。

  黄元御说:“火为阳,而阳升于肝脾,脾陷而肝木不生,温气颓败,则阳无生化之原。脾陷之根,因于土湿,土湿之由,原于水寒,甘草、茯苓,培土而泻湿,干姜、附子,暖脾而温肾,人参、桂枝,达木而扶阳。”

  黄师认为:“胃土不降,金水失珍藏之政,君相二火泄露而升炎,心液耗损,则上热而病阴虚”。黄师认为阴虚之症,“胃土不降,金水失珍藏之政,君相二火泄露而升炎”所致。请问历代西医中有如许阐述的吗?

  黄师云:“未判,一气混茫。气含,则有清浊,清则浮升,浊则沉降,天然之性也。升则为阳,降则为阴,异位,两仪分焉。清浊之间,是谓中气,中气者,起落之枢轴,所谓土也。”这里需要注释一下,这里是讲的生成过程,起头“未判,一气混茫”,“ 异位,两仪分焉”,“两仪”就是六合。大天然是分的,天为阳,地为阴。阳为清,阴为浊,“清则浮升,浊则沉降,天然之性也”。大天然界的纪律阳从升,阴从降。天然界纪律反映到人体,同样是阳从升,阴从降,“起落之枢轴”就是中气,“所谓土也”,土生,土为之母,相对于人就是人体的脾胃,脾胃是人体的后天之本!人体的起落活动若何进行?黄师说:“枢轴活动,清气左旋,升而化火,浊气左转,降而化水,化火则热,化水则寒。方其半升,未成火也,名之曰木。木之气温,升而不已,积温成热,而化火矣。方其半降,未成水也,名之曰金。金之气凉,降而不已,积凉成寒,而化水矣。”这里既说天然界的变化,也说人体隨大天然一同变化,引出的:木、火、金、水。相对应的是人体的肝、心、肺、肾,就是下面说的四维。

  黄元御就是用中气之起落理论均衡,黄元御正在篇曰:“戊己起落,全凭中气,中气一败,则己土不升而清阳下陷,戊土不降而浊气上逆,此阴虚阳虚所由来也”。

  四象就春、夏、秋、冬,四时,就是《内经》说的四时。大天然的“四象”,黄元御下面做出领会释,“四象轮旋,一年而周注:四象即大天然的春、夏、秋、冬,一年为周期,可是不克不及以此做为圆活动的理论按照,周期性变更不是圆活动。阳升于岁半之前上半年的春夏是从升的,阴降于岁半之后下半年秋冬是从下降的。阳之半升则为春,全升则为夏,阴之半降则为秋,全降则为冬。春生夏长,木火之气也,故春温而夏热。秋收冬藏,金水之气也,故秋凉而冬寒。土无专位,寄旺于四时之月,各十八日,而其司令之时,则正在六月之间。土合四象,是谓也。”四象是什么?四象就是春、夏、秋、冬!“四象即之起落,即中气之沉浮”,若是大师读懂了黄元御的“天人解”,就读了黄元御!

  制半夏三钱、北五味一钱【研】、麦冬三钱【去心】、芍药三钱、元参三钱、牡蛎三钱【煅,研】、甘草二钱【炙】

  年夏历二月,做《四圣心源》,解表里百病原始要终,以继先圣之业”。“壬申十月,做天人之解,续成全书”创做《四圣心源》始于年历时三年多才完成,天人解是最初完成的,而黄元御将其放正在卷首,所以说天人解是《四圣心源》的总纲。读懂了黄元御的天人解就读懂了黄元御。起首大师,进修黄元御,但愿不要将所谓的“一气周流”扯进来,将“圆活动的古西医学”扯进来!若是是那样的思维,你底子就学不懂黄元御。若是你学了这些参差不齐的工具,赶紧忘掉!西医药学理论不是“圆活动”,西医药理论必需“水火相济”,“订交”,病种中有“心肾不交证”,若是是圆活动,会呈现“相济”、“订交”之环境吗?

  这个方能够取桂附地黄丸比拟较,桂附地黄丸  生地、山药、山萸肉、茯苓、泽泻、丹皮、桂枝、附子,黄元御对桂附地黄丸是很必定的,只是对方中的生地稍有微词。黄元御认为将生地改为元参,更为的当。生地“水旺土湿者,切不成服”,“玄参清肺金,生肾水”,“不寒中气,最佳之品”。

  黄元御我们:“夫纯阳则仙,纯阴则鬼。阳盛则壮,阴盛则病。病于阴虚者,千百之一,病于阳虚者,尽人皆是也。后世医术乖讹,乃开滋阴之门,率以阳虚之人而投补阴之药,祸流今古,甚可恨也”!黄元御大师,临床上“病于阴虚者,千百之一”,现代滋阴的六味地黄丸之众多是不是值得大师?“率以阳虚之人而投补阴之药,祸流今古,甚可恨也”!是不是值得?

  黄元御还:“若热伤肺气,不克不及化水,则用人参、黄芪,益气生水,以培阴精之原。此补阴之法也”。就是用人参、黄芪都是升脾阳的。大师能够取六黄地黄汤比力一下有什么不不异。六味地黄汤,生地、山药、山萸肉、茯苓、泽泻、丹皮,起首阴虚临床上从来都没有看到脾湿症状,用茯苓、泽泻泻湿实属不妥,丹皮善清相火,不克不及清君火,大剂量生地有碍脾胃,临床使用黄氏地魄汤其疗效比六味好!

  黄元御找到了均衡医治方式,就是“之均衡就是中气之起落”。西医药大学教授的均衡的方式是补阴,补阳。而黄元御的理论是:“即中气之沉浮”, “ 中气者,起落之枢轴” ,“,不外中气所变化耳”!这是《内经》、《伤寒论》的精髓,也是黄元御西医药理论之焦点!

  黄元御曰:“水为阴,而阴生于肺胃,胃逆而肺金不敛,君相升泄,则心液,而阴无生化之源。半夏、五味,降摄肺胃之逆,麦冬、芍药,双清君相之火,元参清金而益水,牡蛎敛神而藏精”,甘草培土升脾阳,以帮降胃逆。

  《内经》应象大论篇第五曰:“者,六合之道也,之法纪,变化之父母,生杀之本始,神明之府也,治病必求于本。”“善诊者,察色按脉,先别,审清浊,而知部门,视喘气,听声音,而知所苦,不雅衡量老实,而知病所从。按尺寸,不雅浮沉滑涩,而知病所生,以治无过,以诊则不失矣”。西医治病求本,就是均衡。

  茯苓三钱、甘草二钱、干姜三钱、附子三钱、桂枝三钱、人参三钱。这个方剂,就是黄芽汤加桂枝、附子,黄芽汤是群方之祖,当前会讲。

  黄元御悟出了《内经》、《伤寒论》的精髓:“中气者,起落之枢轴,者,不外是中气所变化耳”。

  黄元御的“悟”是性的,悟出了《内经》、《伤寒论》的精髓:“即中气之沉浮”,“ 中气者,起落之枢轴” ,“,不外中气所变化耳”, 黄元御按照这个“悟”,不只仅找到了疾病十之的根原,而且创制了医治百病之方药!指出泛博西医只晓得医治十之一二的疾病,十之的疾病都治错了!